•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投融资新闻

    快速搜索:

  •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2017-09-01   作者:   来源:   次阅读

    老上海精致洋房,历史保护建筑,体验上海风情,重温旧上海的浮华……”

    在著名民宿预订平台爱彼迎(airbnb)上,一些开设在申城老房子里的民宿特别受欢迎,近700元一晚的价格并不便宜,但仍然吸引了许多住客。上海的风情、黄金的地段,都是吸引住客的理由。

    然而,这一个个民宿背后,十有八九投诉缠身:晚上拖行李箱的咕噜声;走路的咚咚声、关门的乒乓声;甚至旅客喝醉酒后的尖叫声始终萦绕,挥之不去。

    今年5月起,长乐路764弄居民赵女士开始了她漫长的维权之路......

    可面对这些投诉,基层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犯难”了:小区里能不能开民宿?开设民宿这一行为又该如何界定?民宿是新生事物,是该一棍子打死、还是手下留情?

    这一个个问题至今没有答案......

    不堪民宿所“扰”,邻居搬出去住

    赵女士一家,居住在长乐路764弄19号楼2楼。长乐路764弄是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新式里弄小区,原名“杜美新村”,小区门口悬挂着“优秀历史建筑”铭牌。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长乐路764弄是优秀历史建筑。在申城,这样有底蕴的老房子尤其受民宿经营者青睐。他们租下老房子后稍加改造,便能在爱彼迎上线,接受预定。

    底蕴悠久的老房子,天生是开民宿的好料。在“爱彼迎”上,长乐路764弄19号楼3楼2个房间被民宿经营者包装成“静安寺里弄洋房”、“法租界里的梦幻时光”,不算清洁费等额外费用,仅租金,每晚近700元。从图片看,重新装修的老房子风格复古;已有的61条评论,均对地段、房间的布置赞不绝口。翻开预订日历,9月份已被预订4晚。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图为长乐路764弄19号楼3楼民宿在爱彼迎上的预订页面。由于这间民宿装修风格复古别致,且拥有两个房间,预订价格相比一般的申城民宿高不少。

    所谓的“梦幻时光”对赵女士一家不啻于折磨

    赵女士告诉记者,一家人刚刚从别地搬回小区。此前,他们为了躲避民宿带来的侵扰,不得已搬出去租住了一个月。她翻开随身携带的小本,上面记录着几个月来的维权经历:

    房子变民宿!吵

    去年年底,3楼被二房东租下装修改造。一个多月后,房子变成民宿,在爱彼迎上开张。由于砖木结构的老房子隔音极差,旅客的进进出出带来了巨大的噪音困扰。今年5月9日,民宿里住进5位小姑娘。拖动行李声、说话声、来回走动声、看电视声,一直闹到凌晨,楼下听得清清楚楚,无法休息。

    赵女士开始维权

    “居民楼怎么开起旅馆了?”5月12日起,赵女士开始向“12345”反映,要求查处。

    5月25日,静安寺街道召集物业、居委、派出所以及赵女士、二房东等调解,赵女士要求民宿停止经营,二房东只承诺会进行隔音改造,双方不欢而散。

    不断投诉后,6月13日,街道约谈二房东,二房东承诺7月6日后改成自住或长租。

    但情况并未好转,6月29日,一名旅客喝醉酒后在房间里哭闹、尖叫,赵女士无奈之下拨打“110”。

    7月6日,矛盾彻底爆发

    二房东按约自己住进民宿内,可到了晚上,赵女士一家楼上不断传来“报复性”的敲击声,响了一宿。被折腾几晚没睡成后,赵女士一家不得不搬出去暂住。此后,正如记者在爱彼迎上看到的,民宿恢复了正常经营……

    8月28日傍晚,记者在楼内看到,3楼的民宿亮着灯,站在门口能清晰听到里面旅客走动的声音。但记者敲门,并没有人应门。

    投诉到底

    对此,赵女士表示会一直投诉,直至民宿关门。但二房东在爱彼迎上注明“安静、不能扰民”的要求,并在地上铺了一层软垫,似乎并无关门之意。

    从房主严女士(化名)处,记者了解到,二房东以8000元的月租金,一次性签下了2年合同。合同约定,中途中止违约金极高,房主目前也只能要求二房东尽量不扰民,别无他法……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长乐路764弄19号楼3楼,装着密码门的就是这间民宿。2楼业主反复投诉后,城管部门上门检查时发现民宿侵占了一部分过道的空间,故城管向业主下发了责令改正通知书。图中贴于门上的,即是城管下发的通知书。

    送走了“群租”,又等来了“民宿”

    记者留意到,在爱彼迎上,申城的民宿尤以在静安、黄浦、徐汇、长宁等区域的历史风貌保护区的老房子居多。在淮海路、田子坊、新天地等周边区域,民宿尤为红火。如赵女士居住的长乐路764弄,在爱彼迎上就有多个民宿供选择。事实上,在民宿火起来之前,这些老房子因居住条件差而乏人问津,其中一些甚至被拿来用作群租。民宿兴起后,老房子身价顿起,一些群租房也摇身一变成了民宿;其引发的矛盾,也日趋升级。

    近日,黄浦区瑞金二路70弄居民就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反映,称7月份开始,瑞金二路70弄7号207室,就是由原来的群租房改成民宿,人员进出更为频繁,噪音不断,大大降低了周边居民的安全感。8月29日上午,记者赶往上述地址了解情况。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图为瑞金二路70弄7号207室民宿在爱彼迎上的预订页面,页面显示,该民宿预订火爆,9月目前已被预订掉了10晚。

    瑞金二路70弄7号位于一条弄堂里,步行到淮海中路、陕西南路地铁站不过5分钟,旁边就是淮海中路商圈,可谓是既能体验老上海味道,又能享受到现代化的时尚生活。在居民指引下,记者走进了弄堂深处。窄窄的弄堂尽头,墙壁上醒目的黄色箭头指示着民宿的方向。楼梯既窄又旧,仅容一人通过。楼梯上,就是市民反映的民宿。

    仅在楼梯上稍作停留,记者便听到了207室内传来房客走路、整理行李的声音。上楼,正巧撞上两位准备退房的年轻旅客。攀谈熟络后,记者得以进入207室参观。这间石库门老房子,室内已被装修成时下流行的北欧风。

    室内总面积大概20平方米,被分隔为上下两层。房屋虽小,家具及电器却十分齐全。一楼有冰箱、洗衣机、电视等家电,一人坐的沙发和懒人沙发供休闲,布置紧凑,一角的卫生间可容纳一人洗漱;二层则放置了一张双人床和一张气垫床。“除了晾衣服不方便,其余的体验我们都挺满意的”,两人告诉记者,“民宿更有老上海味道,退房也只需要把钥匙放在门口的箱子里,非常方便。”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瑞金二路70弄7号207室民宿里,20平方米的空间被分割为上下两层,底楼为客厅、厨房,楼上为卧室,空间非常紧凑。记者留意到,上下楼的楼梯连扶手都没有。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瑞金二路70弄7号207室民宿里,楼上空间被两张床塞满。爱彼迎页面显示,该民宿每晚最多可入住4人。

    旅客们赞不绝口的民宿,同样成了附近居民的“眼中钉”:“人来人往的,太不安全了!”居住在207室北面的居民表示,噪声问题还是其次,住户频繁更换带来的治安隐患比“群租”更严峻,群租好歹人员还相对固定。住在7号对面的居民则告诉记者,房子里还住过前来瑞金医院看病的病人。

    居民们的投诉,民宿经营者心知肚明

    通过爱彼迎,记者联系上了民宿经营者“宸”,他向记者坦言:周围邻居有点烦,而他已打算改为整年长租,不再接受短租。但记者看到,由于价格实惠,房租仅300余元一晚,9月份目前已有10天被预订,就连十一“黄金周”前3天也已经被预订完毕……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由于周边居民反复投诉,瑞金二路70弄7号207室民宿的经营者已萌生退意,想放弃民宿经营改为长租。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在改造中,违法搭建、侵占公共空间的做法也司空见惯

    陕西北路30弄8号楼底楼的业主张女士此前反映,称底楼的另一户房子被二房东租下来改造。为了让民宿更“高端”、“美观”,这名二房东打算拆除两户人家安全分割的铁栅栏,甚至还要在底楼另开一处门,以便一户分两户单独出租。如果放任二房东改造,整个底楼将变成完全开放的空间,后果难以想象。

    陕西南路186弄18号的居民曹先生反映,最近,18号1室被二房东租下改造为民宿,但在改造过程中,二房东将消防通道占为己有,并在消防通道里安装了密码门,而将原来的一扇门封堵为墙,“如果发生火灾,楼里的居民往哪儿逃?”

    民宿带来的消防等安全隐患饱受诟病

    记者在长乐路764弄看到,砖木结构的老房子正在大修。在这次大修中,政府出资为老房子在楼梯部位安装了喷淋。但整个楼里楼梯间、通道里堆满各种杂物,一人侧身才勉强通行。一旦发生火灾,逃生将成问题。

    民宿火爆背后:一月投诉逾100起 比群租更扰民

    长乐路764弄19号楼3楼民宿所在的楼道和楼梯空间里堆满杂物,消防隐患重重。

    此外,新建商品房小区同样也饱受民宿的困扰。

    浦东新区樱花路上的大唐盛世二期小区业主李女士反映,称其小区里有人租下5套房屋后改造为民宿,供国际博览中心前来参加会展的人员以及前往迪士尼的旅客短租。其中1间,就在李女士所居住的门幢里。李女士告诉记者,民宿的房间门可以通过密码门等方式来解决,可楼下的门禁却只能刷卡进出。于是,为了让短租客们进出门幢,民宿经营者通常让他们呼叫楼内其他住户,以“送快递”、“门禁卡忘带”等理由,骗楼内其他住户开门。整幢楼的居民几乎都被“骚扰”过,不堪其扰。

    记者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看到,仅8月1日至今,申城有关民宿的投诉就逾百起,投诉非常集中。居民楼里开设民宿的合法性成为市民普遍关注的焦点。

    定性不明,“要不要管”成了难题

    长乐路764弄19号2楼的业主赵女士向记者“吐槽”:居民楼开旅馆,明摆着不合法,投诉了那么多次,为何不见取缔?记者致电静安寺街道,负责协调这一投诉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街道也曾专门商讨过民宿的问题。他说,民宿目前看来确实属于“无证无照经营”,但这是新生事物,国外已较为盛行;在相关法律法规缺失、定性不明确的情况下,是否应该予以打击取缔值得商榷。因而,街道一直是视为邻里纠纷来协调,本意也是希望善待新生事物的同时,妥善解决矛盾。

    在“12345”,政府部门对民宿态度并不完全一样

    除了静安寺街道的“善待”外,大部分均认为小区开民宿是违法的,必须整治取缔。

    整治取缔的依据不一而足:黄浦区瑞金二路派出所认为,房屋出租人以盈利为目的长期提供按小时、按日住宿服务并以此为业的,属于“非法经营旅馆业”,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取缔;

    南京西路街道在处理同样的民宿投诉时,则明确告知当事人“老式小区不允许开民宿,否则将协调派出所、市场所予以联合整治取缔”。南京西路街道认为,除了治安管理外,民宿显然还涉及居改非、无证经营等一系列问题。

    民宿要不要管?

    但事实上,深究民宿这一新生事物的特点,它无需签署租房合同、无需注册备案、经营依托网络平台,与“日租房”、“居改非”、“旅馆”等概念并不能划上等号,完全套用现有法规存在不妥之处。也正因为民宿缺乏明确认定、缺乏准入门槛、缺乏监管抓手,导致民宿遍地开花、良莠不齐,扰民日甚。

    另一方面,民宿的市场需求不容小觑。深入到石库门、里弄去体验上海的人文历史,是申城旅游经济中的重要一部分,民宿的兴起也正契合了这一旅游主题。因而,单纯“一棍子打死”也不尽合理。

    旅游专家建议,民宿在申城迫切需要规范发展,必须尽快明确民宿可以在哪开、应该怎么开等一系列基础问题。

    此前,浦东出台了全市首个促进民宿业发展的试行意见,但专家指出,浦东这一试行意见对于民宿的界定较为狭窄,仅指“农村依法建设的闲置宅院”,并不具有太大参考意义。

    今年3月,国家商务部开始对《中国民宿客栈经营服务规范》这一标准征求意见,其中对民宿的定义、民宿的基本条件都已规定得较为详细,值得借鉴。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