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投资人物

    快速搜索:

  • 实业兴邦!这位老人小县城开厂年入3750亿,超BAT总和

    2017-06-26   作者:   来源:   次阅读

           1981年,他当上山东邹平县一个乡镇油棉厂的厂长;2016年,他的企业在全国民企中排名第3,仅次于华为与苏宁;


      他一年仅利税就195亿元,年销售收入3750亿元,比腾讯1519亿+阿里1011亿+百度705亿+网易400亿的总和还多;


            他身价650亿,却拿着200元的手机在小乡镇指挥着全世界最大的电解铝生产商和全世界最大的纺织企业;


            他生产的牛仔布销往全球,90%的苹果手机壳体所用的铝板材料来自他的工厂;


           张士平,中国宏桥与魏桥纺织实际控股人。


      这个年过七旬的老人,深居在山东农村30余年,却用最简朴的经营哲学打败了中国国有企业和全球竞争者。

      

            车间工人35岁开始的波澜壮阔


      山东邹平县盛产棉花,在35岁当上那的油棉厂厂长前,张士平在厂里扛了17年的棉花包,每个大约百斤重。

            

      他波澜壮阔的商业生涯,自此开启。


      1981年百废待兴,国民经济仍以计划经济为主,一到淡季厂里就停摆。


      为了让厂里时时有活干,他“胆大妄为”号召工人一角一元筹资10万元买榨油机,第一个把生产从棉花加工拓展到油料加工,引得各地棉花加工厂竞相学习仿效。


      为了提高工人的积极性他敢于吃螃蟹,率先打破国企大锅饭的分配方式,成为当时全国第一位实施超定额计件工资制的人,工人干得多就能拿得多。


      解放了工人的生产力,到1984年,他的工厂已是全国油麻行业利润最大,全国供销工业的利润冠军。

            

    在这之后,对于政策和市场的深入理解,使其抓住经济体制转轨的历史机遇。


      1985年,全国棉花供大于求陷入萧条,连国家都出政策限产压锭。


      他带人到一家国有棉厂推销棉花,人家连门都不让他进。


      “既然没人要,那我们自己要!”


      “闭门羹”反而激发了他自己开毛巾厂、纺织厂,拓宽棉花下游的动力。这次他一呼百应,有员工连结婚钱都拿出来给他建新厂子。


      从收棉花、加工棉花转向做棉制品,然后打入整个纺织服装领领域……别人都在收缩棉花生产,他却在大举购买设备,趁机把摊子铺大,将业务范围扩展至下游,扩大生产规模。  

             

     他雄心勃勃,乘势把工厂从国企改制成民营控股,成立日后声名赫赫的国有参与的魏桥创业集团。而魏桥,正是所在小乡镇的名字。


      “在中国,政策永远变化很快,一个经济政策持续不了多久。不变的是市场。张士平不信政策,信市场。”


      1993年到1997年整个棉纺行业深陷亏损泥沼,但这一时期魏桥先后投资3.3亿元,使棉纺织能力扩大到28万锭。


      如今看来,站在转折的历史节点,张士平比周围人更早的意识到,市场经济将带来的巨大繁荣。

            

             用10年建成世界最大棉纺厂


      1998年,张士平收购了曾是滨州市规模最大的国有企业——滨州一棉。


      当时一棉厂的职工习惯了国企作风,仍停留在“干多干少一个样”的状态,企业年年亏损却养着300多号员工。新任老板张士平毫不留情面,一上任就推行严苛的管理纪律。

             

            气愤的职工高喊着“乡巴佬,滚出去”,实行大罢工,还把他和一众高管围堵在办公楼里整整7个小时。


      一名情绪激动的工人质问他:“为什么迟到半个小时被扣了一天的工资!”没想到张士平随即回答:“这要是在我以前的工厂里,要被扣一个月。”


      “想干就干,不想干的可以走人!”张士平做派强硬雷厉风行,还把原厂长、副厂长在内的旧高层全部免职。

           

           铁腕严明的纪律、奖罚分明的薪资制度,在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生产环节的浪费,张士平因此获得了低于所有对手的成本优势。


      仅用一年,被收购的工厂就扭亏为盈,实现销售收入和利税分别增长了59.6%、44倍的成绩。那些曾经反抗他,骂他是万恶资本家的工人们,也拿到了比以往高出好几倍的工资。 


      之后,张士平纺织业版图扩张还在继续。


      他开始在滨州、邹平等地建设生产基地,每个生产基地都有三四个工厂。每个工厂的规模都大过原来的滨州一棉。


      2005年,魏桥就开始成为世界最大的棉纺织企业,到今天,依然稳坐这把交椅。

       

             自建电厂第一人:电价比国家电网便宜1/3


      进入2000年,魏桥的纺织业越做越大,张士平又遇到大难题。


      电不够用了。国家高速发展时期,政府电网电力短缺,生产火热的魏桥常被拉闸限电。


      张士平决定自建电厂。


      电力一向由国家供应,从未有过私人办电厂的先例,此举惹怒了国家电网。


      当时的政府电网找来张士平谈话,说如果继续自建电厂,就将把魏桥从国家电网中解列。


      这意味着,张士平的工厂以后得自生自灭,国家电网不管了。


      本以为这样的“威胁”能吓退张士平,没想到他还就杠上了。


      “我当时想,解就解吧,这样他以后就管不着我了,我的发电量肯定还要扩大,以后他求我上网,我也不上了。”


      这一冒险举动,反而成就了魏桥纺织,让张士平硬是在举步维艰的夕阳行业----纺织行业中,创出了一片天。

           

        他通过植入自己的管理心得,使其电厂每度电比国家电网低出1/3的成本。也因为这个低成本来之不易,当后来有人说魏桥纺织的电价便宜是不公平竞争,张士平总显得理直气壮。


      “你说我便宜,那你为什么不上电厂?赚钱的事你不干,你想不到,你就是笨蛋!傻瓜!”


      如今很多铝企的自备电厂想不并网都不行,没有了自主选择权。魏桥电厂成了在特殊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孤例。


      同行们在后来,才佩服起张士平的果敢与远见。

           

           世界最大电解铝:供应90%苹果手机外壳


      有张士平的电厂建成后,电力供应稳定且价格低廉,还多出来许多电量。

    为了更好利用起这些电力,2001年,张士平成立“魏桥铝业”(中国宏桥)主攻电解铝。


      在电力成本占全部生产成本的比例高达45%的电解铝行业,张士平的电力低成本,让原来的电解铝同行们只能望洋兴叹。


      不仅如此,他还用10年时间逐一打通了整个铝的产业链,从上游原材料铝土矿石到氧化铝、电解铝,以及下游的铝材料加工……从鱼头一路吃到鱼尾。

           

          这种“铝电网一体化”的庞大布局,让他再建立起规模优势。


      像滚雪球一样,不到15年时间里,中国宏桥就坐上全球铝业的把头交椅。中国宏桥成为一个独立而完整的铝产业的王国。


      从汽车用铝、电子用铝,到医药用铝,以及各种包装用铝全都可以做,而且越做越高精尖。


      建立完整并紧密配合的生产线,张士平还做到了五个公认的行业之最: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