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产权新闻

    快速搜索:

  • 保护核心知识产权需要专业“保镖”

    2017-02-21   作者:   来源:   次阅读

          这个判决说明法院认为张锋团队的研究是独立于珍妮弗·道德纳等人的,他们的专利是有效的。”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娄春波在电话里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美国东部时间15日,一场围绕着CRISPR这项革命性基因编辑工具的专利之争终于有了结果。美国专利及商标局认为,在张锋之前,没有研究人员能够绝对确认CRISPR能用于有核细胞,如人类细胞。张锋的发明并非简单扩展,因此,判定包括张锋及丛乐在内的麻省理工和哈佛的博德研究所申请的CRISPR基因编辑专利可以保留,同时也没有否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珍妮弗·道德纳等人所持有的CRISPR专利。

      在这场官司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作为原告挑战张锋与博德研究所的十余项CRISPR基因编辑专利,而作为被告的博德研究所则坚称,两者“并无冲突”。美国专利局的裁决支持了博德研究所的诉求。

      “美国的专利法近年来做了比较大的调整,即专利权属于第一个递交专利申请的人,但是由于这项发明的日期,该案件正按照较老版本的先申请制规则进行,即谁能够证明自己是第一个发明了CRISPR,谁就获得专利。”娄春波说,虽然张锋的论文和专利申请均在珍妮弗·道德纳之后,但他的实验在2011年秋季就开始做,他的团队提供了完整的实验记录,证明这是其独立的发明。

      在听取裁决后,加大伯克利分校发表声明,称尊重裁决,但也坚持认为是珍妮弗·道德纳团队首先发明CRISPR系统。道德纳在裁决后,则表示将继续自己的专利申请,而且很可能会成功。她称,自己的专利将覆盖所有的细胞,而张锋的只是覆盖植物和动物细胞。

      “目前的判决应该说客观反映了两个团队专利保护的不同范围,”清华大学知识产权办公室副主任张友生认为,道德纳等人在《科学》杂志上首次公开发表了CRISPR编辑技术,率先报道CRISPR这一自然细菌中的基因编辑系统能够在试管中精确切割DNA。

      但是,是张锋在2013年1月首次发表论文,介绍如何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用于植物、动物与人类细胞。因此,该专利争夺的核心,是谁应该获得CRISPR在植物与动物中使用的专利权。即CRISPR能用于有核细胞,如人类细胞,而张锋的发明,并非简单扩展。道德纳称将继续申请覆盖所有细胞的专利申请,而张锋的只是覆盖植物和动物细胞。“一旦道德纳的专利获批,双方交叉许可或和解的可能性比较大”。

      张友生分析,随着生物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阔的市场前景,该领域的专利申请数量大幅增加,相应的纠纷数量也会呈上升趋势,如在基因测序领域,Illumina属于基因测序领域的领先者,与Illumina发生专利纠纷(包括诉论、并购与交叉许可等)的包括Solexa、Complete Genomics、华大基因等测序领域的重点公司。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跟基因泰克公司一宗长达数十年争斗的官司中,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获得了2亿美元的和解赔偿金。“这都是正常的,目前知识产权制度赋予知识创造者对其创造出来的技术独占后续商业利益。”他说。

      这一案件给国内科研人员带来什么启示?对此,业内专家分析,道德纳和张锋都是在论文发表前就申请专利,这表明美国科研人员有保护知识产权的强烈意识,也提醒科研人员应更加重视知识产权保护。此外,张锋申请专利时通过支付额外费用而获得快速通道审核,这说明科研人员在争分夺秒抢发论文的同时,专利申请同样得抓紧。

      “另外,要保留完整的实验记录,同时聘请专业团队来进行专利布局和保护。”娄春波说。

      张友生则表示,从2006年以来,我国大力实施和推进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科研人员的知识产权意识总体有很大提高,在发表论文前都会申请专利或进行技术秘密保护。“但是有个问题,此前国内专利代理机构一般是根据老师要求去写专利,老师虽然对自己技术比较了解,对行业或竞争对手并不太知晓,另外专利是个法律概念,如何更好地保护技术范围,都需要专业化的考虑。近年来,有一批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从事高端专利布局,相信我们在专利保护方面会做的更好,使我国在核心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与国际水准接轨。”

      “清华目前的做法是,如果师生有一个创新想法,我们会请专业服务人员和老师对接,分析哪些是比较基础和核心的,在哪些领域会有较好的应用前景,由资深专利律师来策划和撰写专利申请书,这样可避免后续商业化时可能产生的法律纠纷,也能最大范围保护自己的权益。”张友生说。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