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分析

    快速搜索:

  • 投资女神龙宇:创业要赔上身家性命和无法挽回的青春

    2016-09-01   作者:   来源:http://www.cyzone.cn/a/20160901/303167.html   次阅读

    作为BAI的创始和管理合伙人,掌控10亿美金的她被称为风投女神;她是应邀加入时尚巨头Coach集团的首位中国董事。

    但是她不喜欢给自己贴任何标签,那会固化自己。

    她说,人生最美好的事情是迷人的未知:

    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龙宇的爸爸突然决定让她回到家乡成都读书。后来,又迫于父亲的压力,她以没有及格的物理成绩,考上了当时男女生比例8:1的电子科技大学。煎熬的4年,让她的头发掉了一半,这还是一个最小的代价,更大的代价她完全失去了自信。

    大学毕业后,在妈妈面前一通哭诉后,她得到了电台DJ的工作。于是她就成为了在1995年的中国西南地区某二线城市上空,介绍NIRVANA这样的乐队的人,当时在川内非常有名气。

    1996年,她成为《综艺大世界》主持人,是栏目组最年轻的成员,声音醇厚,语言文气优雅,能诗能文并通音律。后来她成为制作人,制作的多部电视广播节目赢得了诸多奖项和荣誉。

    ➤然而,在做主持人的过程当中,她发现自己真的是不太喜欢那种没有真正创造力,没有把控,没有自由,且没有挑战的工作。她做了一个决定,她试图通过去美国留学改变她的人生路线。

    去美国留学怎么申请?她不知道,抱着试一试的练习心态,她申请了Top7的商学院。结果第一个给她offer的,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全世界最难进的斯坦福商学院。

    从斯坦福毕业之后,她急迫地想要证明自己不是一个被别人低估的花瓶。善于考试的她拿到了,那个年代最流行的、各种投行咨询公司一流的offer。

    2005年,她为了一张免费的机票去了纽约,结果误打误撞加入了贝塔斯曼,在兰登书屋企业发展部门工作,之后担任贝塔斯曼数字媒体投资基金(BDMI)总监。

    2007年龙宇从美国回到中国,负责贝塔斯曼中国市场的战略发展规划。

    2008年1月,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正式成立。

    2008年至今,她带领BAI投资了易车、凤凰网、蘑菇街大姨吗拉勾网豆瓣、Keep等70多家明星公司和基金。

    2011年3月9日,龙宇入选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1年度“全球青年领袖”。

    2014年,龙宇应邀加入斯坦福商学院校董会,也是首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校董。

    2014年,BAI入选36Kr联合国内10家最顶级VC成立的“顶级VC联盟”。

    2015年,BAI夺下投中“2015年度中国最佳互联网产业VC投资机构TOP10"。

    2015年,她因其卓越的投资表现被投中集团评为“2015年度中国最佳互联网产业投资人物TOP10”。

    2016年,龙宇应邀加入时尚巨头Coach集团的董事会,成为首位中国董事。

    过去几年,龙宇率领BAI在国内创业者和企业家们中间创下了不错的口碑:速战速决,举棋无悔。

    一、有钱不任性的基金如何做到速战速决,举棋无悔?

    龙宇说,这是因为“BAI可以只讲唯一一个真故事,一个利润最大化的故事”。一般来说,他们可以做到比别的基金有更多时间看项目、投项目、管项目,有更多耐力等待一家创业公司慢慢成长,并在其利润最大化的节点退出。

    为什么能够如此? 龙宇解释,这与他们的出身背景密切相关。BAI作为贝塔斯曼集团全资控股基金,其资本结构相对单纯,市场化的管理构架亦十分灵活。众所周知,国内不少机构通常采用左手投资右手融资的打法,在业务模式上需要一期一期基金投资滚动进行。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往往要兼顾两头,多方揣摩,举手投足间就会不那么流畅。

    但对龙宇他们来说,只有一个LP要去管理,就是一个贝塔斯曼长青基金,不必花时间再去做融资。“这在投资圈算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对我们团队来说则是一个生产力的解放。”他们做投资因而更为专注,因专注又带来效率的提升。

    所谓举棋无悔还意味着下判断的含金量更高。如果要投一家公司,他们“基本上是想好了,事先做好功课再去谈”,而非那种拉住很多公司狂聊,在过程当中慢慢求证,最后只投两三家的套路。

    而对于已投资企业,他们则表现出“相当执着的态度”。他们通常不会简单地、机会主义地投上一轮,而是在创业者需要时每个仓位(A、B、C、D、E)一路跟投。比如投资女性购物电商平台“蘑菇街”时,他们“5个仓位”不断追加,成为蘑菇街最大的机构投资人。

    二、龙宇:不凭冲动投资,看重合伙人关系。

    龙宇表示,投资从来不是一刻就决定的事情,而是在经历过深思熟虑后,会被戏剧化地去呈现。“大家会把最后VC做决断那一刻夸大,说成一个电话搞定投资人,那其实只是一个瞬间的呈现”。

    龙宇解释说,事实上,当投资人决定创业者见面时,已经获得其团队和业务的基本信息。到了现场对话时,创业者的信息复述只是判定其逻辑思维、抗压能力等。

    “我常会问一连串的问题。大概有一半的CEO在现场回答第一个问题就已经忘了其他内容,大概有10%的人,能清清楚楚地记得我的所有问题,并且逐一合理、恰当地分配时间来回答”。

    另一方面,团队合伙人之间的互动也对投资成功与否起到了决定作用。“投资人并不想看到一张临时组成的、不太真实的履历表”。

    三、投资就这三个标准,如果没及格,就先别谈风格。

    龙宇认为,VC是一个挺经验主义的科学,需要时间长,需要看到足够的案例,交出一个10到20年的成绩单,不只是看是否投出一两单大的案子。“判断是不是有作为投资人的素质,你的投资人会看你的准确性以及Consistency(持续性),能不能长期保持这样的稳定,有持续的稳定的回报,”

    投资这个行业没那么复杂,到最后就三个标准:

    第一个是绝对的投资回报数量,

    第二个是年化的回报率,

    第三点是能不能把以上两点长期的、稳健的,consistently(持续地)做到。

    如果这三点都做到,再评估到底是什么风格,如果没及格,就先别谈风格。

    四、如果没有创业者的心态,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投资人。

    龙宇说,贝塔斯曼在中国的这支基金,是以创业的团队和创业的心态来做的,是“一个从纸上写下来的主意”,由一个小团队做下来。目前管理10亿美元的基金,包括自己和投后管理在内不超过8个人的专业人员。07年开始两地做一些调研,从08年开始投,足够幸运,过去的7年,在中国发生的故事足够精彩和丰富,投了50多家企业。

    带领BAI一路走来,龙宇既是投资人,也是创业者。她说:“投资人要有创业者的心态,千万不能说自己承担非常少的风险,出点钱而已。创业者是要陪上身家性命和无法挽回的青春的,所以特别特别大的投入。如果说没有创业者的心态,是不能成为一个好的投资人的。我们肯定是创业者,只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创业者。”

    对创业者来说你是可以提供资源的人,在碰到困难的时候不慌张,在危机的时候比他更成熟、更冷静、更局外的定海神针。

    五、 “90后”:我听过的最荒谬的命题。

    我有一个特别想吐槽的点,有人在谈90后,我觉得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命题。当下的人群哪里可以以年代来区分呢?每个人都是复杂的、模糊的、丰富的,和不可预见的个体。

    如果我总结所谓的“90后”他们有什么共性?就是“正常”。他们就是喜怒哀乐、独立个体、再正常不过的小朋友。他们只是正常的童年少年青春反叛长大成人。Youth Culture千变万化,但又像时尚一样,潮流轮回,风格永存。我认为以年代为区隔的年龄的界限从此抹去,你要的是一个回归初心,去充满好奇地认知一个个真实的个体,群体画像会越来越失真。

    但凡认为只有90后才能看懂90后的想法,那是之前年代烙印的既定思维。因为他们身上有着巨大的时代缺失。我认为任何一个未来对产品对感性敏感的人,都要拥抱人性的最大共性,而非夸张差异。投资人要寻找的更是现象下的深层人性共性规律。

    六、创业是一件极其孤独的事情,不要把偏执当坚持。

    “创业是一件极其孤独的事情,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是一个很可能失败的事情。要记住,不要把偏执当坚持。”对于创业,龙宇给出了一个极为文艺的定义,她说,著名指挥家卡拉扬在演出前会对乐手说,当你再也抑制不住、非要演奏不可的时候再开始。创业也是一样的,要等到当你无法抑制,其他选择都不是选择的时候才创业。

    谈及青睐什么样的创业者,龙宇表示,她对创业者没有性别、年龄、行业的某一种倾向性,“整体来讲要有超高的个人素质,对于创业不是跟风赶时髦,不是内心的一个小躁动,要有坚定的决心。”龙宇认为,成功的创业者应该有非常坚定的决心和感召别人的气质,以及持之以恒和不断自我更新的学习能力和执行力。“我想创业者所做的事情本身要具有意义,这是所有一切的基础,否则,我认为这件事情不值得开始。”

    龙宇给创业者的融资建议你千万要记得,融资过程一切都是纸面富贵,所有过去的这一切只能叫做融资历史。最后你能不能成功,能不能做成一个坚实的企业,对投资人和资本家能够有交待,这是最后一课。但是中间,融得钱少,做得事大,才是最牛的事情。比拼融资能力将变成CEO技能的其中一项能力,而不是最重要的技能。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