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投融资新闻

    快速搜索:

  • 宁做榴莲,不做香蕉:东方富海陈玮最怕的两件事就是“大”和“多元化”

    2015-11-09   作者:   来源:   次阅读

           自2008年以来,陈玮已经连续7次入选《福布斯》中文版的中国最佳创投人榜单,他所创办的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9年来,已经累计投资了超过 190个项目,目前管理着14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资金总规模超过100亿元。近几年,东方富海陆续投资了酒仙网、昆仑万维、华扬联众、联络互动、艾比森、 普路通等一批知名项目,仅今年上半年,就有6个项目成功实现IPO,累计退出项目已有40多个,在众多人民币基金中颇为醒目。

           除了传统投资,东方富海还积极布局眼下非常火热的影视文化产业投资,其旗下影视文化基金投资了多部口碑上佳的电影电视剧。今年上半年在湖南卫视等平台播放 的电视剧《特警力量》雄踞同时段收视榜首,网络播放平台亦打破上半年播放纪录,实现口碑与收视双丰收。另外,东方富海还成功主导了对上市公司华锐风电的投 资,通过购买应收账款和受让转赠股份,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这也是中国资本市场首例。

           曾经的会计系博士与大学老师的身份,在陈玮的创业过程处处留下痕迹。

    陈玮的微信头像是一幅水彩自画像,笔触写意而神情悠远。与其他知名PE大咖相比,陈玮显得有些特立独行。近几年,他基本不接受媒体专访,也很少穿梭各类论 坛“布道”。陈玮说,自己这几年一直坚持做的事,就是讲课,包括中欧商学院、厦门大学、复旦大学等EMBA总裁班的讲台上,都留下他的身影。如今,培训已 经成为东方富海的一项特色增值服务,东方富海专门举办了针对投资人的东方富海中欧EDP班,以及针对被投企业的国家会计学院财务管理课程。“很多LP和创 业者,都是我在讲课过程中吸引过来的。”陈玮说。

           他的谈话方式也很像老师,总是语速不徐不疾地条分缕析,把一个问题讲清楚后习惯性地总结一下中心思想,没有什么空话套话,闲话家常里就把一个个的商业逻辑 剖析清楚。他就像一个PE圈里的学者,左脚商业、右脚理想,一路驶向他梦想中的商业王国——打造最受投资人和创业者信赖的投资管理机构。

           在深创投的年代,曾任深圳创业投资同业公会会长、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总裁的陈玮主持和参与操作的案例,至今仍为深创投津津乐道:潍柴动力,先登陆H股。而后回归A股,5年过百倍回报;远望谷,2007年8月深圳中小板上市,4年超过50倍回报……

           而在东方富海年代,作为国内最早几家有限合伙PE之一,陈玮2007年首创了“5+2”有限合伙基金模式(指该基金的封闭期为5年,退出期为2年),又在 2012年确立了东方富海从综合基金到专业化基 金的全面转型,以 TMT、健康医疗、节能环保、影视文化、新材料为核心投资领域,而现在更是确立了“打 造以 PE 为核心的,专门为中小型创新企业服务的生态系统”的战略方向。

    创投好老师

           业内评价,东方富海是人民币基金中最懂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又是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领域投资中最熟悉国内资本市场运作的。即使面临目前的资本市场寒冬, 创投市场泡沫,陈玮依然表示他会报以谨慎乐观。

           陈玮说,从业15年来,他遇过4次经济危机,5次IPO暂停,但只要中国经济处于上升区间的大趋势不变,未来10年仍然是中国PE市场的美好10年。在陈 玮看来,中国经济的现状是冰火两重天,凡是传统的、纯制造的行业,日子都不好过,但与互联网、与创新有关的行业则迅速发展。做PE的可以根据行业趋势去选 择企业,即使经济不景气,也不会影响PE行业的发展。股市的下跌,是对前期非理性化市场的修正。政府现在也意识到,股市不能靠高市盈率维持,而是应该维护 股市的流动性、只有市盈率合理稳定、市场拥有流动性,才能帮助投资者变现。

           而有利的因素在于,现在是政府与风投最为重视创新,给予创业者支持的最好年代。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已经逐步建立起来,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 场 外资本市场互为补充。现在中小板市盈率涨得太高,是因为优质投资标的供应不足。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有利于创投 机构多渠道地退出,也有利于投资者对优 质标的拥有更多选择权。

           不过他强调,目前的中国PE市场仍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其成熟需要两个标志, 一是长线机构投资者如社保、保险占LP比例达到40%以上,二是出现一大批百 亿级别的PE。现在中国PE行业中,80%的LP还是个人投资者。社保资金已经大规模进入股市,但对PE基金的配置却依然很少。在美国,成熟 的 PE 有 20 年周期,中国最长的只有10年。2014年中国PE机构共完成资金募集300亿美元左右,仅仅比凯雷一家2013年募集的资金220 亿美元多一点。

           尽管资金总规模还不够大,但PE在国内的扩张速度却令人咂舌,目前中国PE机构已经过万家,平均每家的资金管理规模3亿多元。在PE行业从蓝海到红海的过 程中,东方富海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是什么,不要做人云亦云的热点追随者, 也不要拼命做大规模,而是要致力于服务平台化,“宁做榴莲,不做香蕉”。陈玮解 释,香蕉人人都可以吃,榴莲是只有特定人群才爱,但爱上了就欲罢不能。

           比如在TMT领域,东方富海投了八十余家公司,十家已经上市,覆盖移动互联、游戏娱乐、广告电商、安全存储、 安防通信等。

           而对于农业和消费品类的项目,东方富海则采取了放弃战略。因为陈玮认为这些领域的创业公司,形成大品牌很难,也不符合东方富海投资团队的风格。 在2010 年之前,东方富海曾经把先进制造业作为投资领域之一,但之后由于制造业全面过剩,他们迅速削减了这方面的投资。

    但对于下一个风口的关注他们从未停止。刚开始创业时,东方富海的策略是 20% 的资金投入到初期项目。现在约有30%的比例投资到初期项目,他们专门成 立了针对天使期项目的移动创新基金,去年投了十二三个天使类的项目,A 轮项目也投资了5亿元。未来还打算成立90后专项基金,LP和基金经理都是90 后,专门投资90后的创业项目。

           投资专业化的基础,是服务平台的专业化。东方富海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专门服务于被投中小企业的平台,包括财务管理、保理融资、并购、创业培训及企业家 俱 乐部等。因为陈玮说,把钱给了创业者然后完全放手不管,失败率依然会很高。 要在公司还小的时候,就帮它学会规范运作,学会融资,学会资源整合。这番话颇 得“教学相长”的精髓。

    创投好老师

           在陈玮及其拍档、另一位合伙人程厚博的主导下,东方富海收购了厦门天健会计咨询,专门为被投企业提供IPO咨询、 财务管理咨询、尽职调查,专门从财务、 会计、内控的角度,帮助创业公司提升管理水平,从他们创业阶段就教他们怎么规范运作。另外,东方富海还和厦门国家会计学院合作,举办了财务管理1+1提升 班。让被投企业的CEO和CFO去学习。不讲战略、管理这种大方向的东西,而是从小处着手,从解决实际问题出发,提升公司的财务管理水平。

           另外,东方富海还投资了深圳前海富海融通保理有限公司,这是国内第一家基于大数据并使用互联网技术的保理公司,服务对象既包括被投企业,也包括东方富海的LP等,两年来累计业务超过20亿元。

           东方富海与深圳国资委旗下远致投资,以及信达建信合资成立的远致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并购业务,目前已经投资超过25亿元。

           近两年,东方富海以并购方式上市的项目有六七个。陈玮认为,未来并购是比IPO更好的退出途径。因为目前国内IPO仍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因此并购需求仍 会持续增加,并购在收益率上对创业者的吸引力也在逐渐加大。同时随着PE 专业化的提升,围绕某个行业上下游进行投资的行业基金,不仅对行业有较为深刻的 理解,在业内也具有丰富的资源,并具有整合这些资源的能力,因而更容易把握行业并购的机会。

           说起并购,不能不说华锐风电。作为曾经新能源行业的明星企业,华锐风电2011 年创造了以90元/股高价发行新股的一大神话,除了IPO募集93.2亿 元的资金, 它还在2011年发行了28亿元的债券。但随后它业绩迅速“变脸”,从2012年开始,华锐风电陷入巨亏,2012年、2013年的亏损额度 分别达到5.83亿元、34.5 亿元。而且到了2014年12月,华锐风电需要兑付有权回售的2011年第一期公  司债券本息共约 27.6亿元,而其实 际可用于偿还债券的资金仅6.53亿。公司的很多股东已经绝望地做好了公司破产的准备。

           东方富海于2014年12月联合大连汇能投资控股集团公司注资17.8 亿元,有惊无险地化解了华锐风电的债券兑付危机。在此过程中,富海新能出资 14.8亿元,取得华锐风电股份比例19.85%,代替大连重工成为第一大股东;大连汇能出资3 亿元,取得股份比例4.02%,位列第七大股东。

           陈玮说,这个创新的方案,等于一笔钱做了三件事:购买应收账款减亏增盈,解决债券兑付危机,拿到股票成为第一大股东。经过这一次前所未有的运作,资本 市 场会意识到,由PE对亏损上市公司进行债务重组,管理架构重组,相比地方产业基金会更有优势。因为PE有企业管理投资的经验、有看项目的能力,能找到更好 的投资标的,能更理性地改造董事会,最终实现公司价值的提升,让全体利益相关方都能受益。

           陈玮从来不把话说满,做不到的他肯定不说,做得到的他也不见得说。

    天蝎座的他,对于风险控制的意识总是特别强烈,“在中国,做私募要低调。 我最怕是两件事,一是大,二是多元化。”他总是这样告诫团队,“我们离倒下只有6个月。”

           在东方富海的会客室里面有一面“商标墙”,所有的被投企业都一一在案,失败的案例也是如此,时刻提醒着东方富海的每一个人。“做了这么多年的PE,我们被骗掉的钱,投资失败的钱,都有七八亿元了。所有PE行业的坑我们都爬过。”

           他从失败经验中学到的独特的相人术,他总结出投资只投三种人,“一是大气的人,胸怀宽广,懂得分享 ;二是一根筋的人,执着守志,不为所惑;三是爱面子的人,重情守诺,责任天下。”

           就像东方富海,从创业的第一天,他和程厚博就定好了未来团队的分享方案。他和程厚博自己的股份并不多,大量股份都分享给了公司的管理团队,接下来还准备做 全员持股,业务人员、后台人员都可以拥有公司股份,这在整个PE行业里面 都是不多见的,估计未来会造就不少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财富如果分享出去,你 得到的会比失去多。”

           在公司的团队打造上,陈玮喜欢放权。从前刚成立时,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公司管 理层会到处去找项目、谈项目,投委会来决定是否投资。但基金走专业化路线后, 陈玮已经很少冲到第一线去。投委会保留原则上的一票否决权,但团队的投资风格由他们自己定,投委会不加干涉。有能力的投资人,可以很快成为公司的合伙人, 比如负责TMT领域的黄国强,单凭业绩在两年半连跳几级,从投资副总监升至最高级别的合伙人。

           愿意分享财富,愿意让团队成员自己去打造一个大平台当家作主,这让东方富海的核心团队流失率很低,10年来没有高层离职。比如黄国强就说过,东方富海的平 台价值比他个人创业的价值更大,“我在这里折腾的事情比较多,不仅仅是VC的事儿,我们还有更广泛的视野去做一些事情。未来的竞争不是来自单体的能 力, 拼的是一个团队的整体实力。投资这件事儿,不是一个人能搞掂的,是一套流程,评估、风控、跟踪管理、增值服务,需要一个团队来完成”。

    陈玮说,如果自己是东方富海的顶峰,这个公司没有前途。自己的使命是, “把机制做好,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植入了重视专业化、重视风险的DNA。” 

           东方富海未来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以PE投资驱动,服务于中小创业企业的生态系统,有早中晚期的投资搭配,有投资银行、融资、并购、担保、培训等全系列服务平 台。但这个视平衡为艺术的绅士,重视风险与收益的平衡,重视专业化与公司发展速度的平衡,也重视生活与事业的平衡。他觉得在工作岗位上鞠躬尽瘁是很悲哀的 人生,生活应该是多姿多彩的,他至今仍然喜欢写作、学习画画、规划旅行。

           在向精明创投人一路走来的路上,他始终保留了一点文艺气息。他说,如果重来一次,可能他会选择一直做老师,这样 能让自己更加心平气和,内心宁静。如果 将来有一天退休,他最想做的事情依然是“教书育人”,想开一所创业培训中心,讲讲创业的理念,帮助创业者。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