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研究报告

    快速搜索:

  • 日本QE何去何从?

    2014-02-13   作者:   来源:   次阅读

      一直以来,日本是个经济输出型国家,贸易顺差保持了30多年,直到2012年初公布2011年贸易数据,这种认识才被打破,日本出现2.49万亿日元(约32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日本强调日元升值是一个主要原因,于是积极寻求本币贬值。2012年9月扩大QE,2013年宣布将无限期QE,2014年开始实施无限期QE。

      这一系列的动作在美元对日元上效果显著。美元对日元从2012年9月的78附近一路飙升到2014年初的105,基本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与之对应的,日元兑美元贬值达35%。

      但是这显著贬值并没有将日本带出贸易赤字的泥潭,根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数据,去年全年贸易赤字为11.5万亿日元,几乎是前一年6.9万亿日元的两倍,再创新高。

      此时,日元贬值又成了赤字扩大的原因。为挽救日本经济、促进日元贬值的QE,接下来怎么走变得十分有争议。

      贬值使进口成本上升

      去年12月,日本进口增长24.7%,出口增长15.3%,令贸易赤字达到1.3万亿日元,比去年同期6457亿日元的赤字高一倍。日本已经连续18个月录得贸易赤字。投行高盛最新的研报指出,日本月度贸易赤字维持在1万亿日元以上可能将持续一段时间。

      日本为了应对贸易赤字,积极寻求货币贬值,这在国际上也是比较常见的操作。而目前的结果是,贬值不但没能带动更多的出口,反而加重了进口的成本。这样一来,日元贬值又反过来成了贸易赤字扩大的原因。去年虽然日元贬值35%,日本的出口规模却几乎没有增长。

      日本进口的刚性和持续增长主要源于对能源的进口。日本发生大地震之后,所有的核电站都关闭了,原来能够供应日本发电量三分之一的核电站不能工作,这部分需要进口能源进行替代。据悉,日本一年需要进口约3万亿日元的能源,占到贸易赤字额的近三分之一。

      能源进口的刚性及日元贬值造成的进口成本增加成为赤字持续扩大的两大原因。日本智库Norinchukin首席经济学家Takeshi Minami说:“目前很难预测日本何时能走出贸易赤字。高的能源进口成本让日本成为了一个高成本国家,这导致了贸易赤字。这将会导致企业把生产基地从日本搬走,从而颠覆安倍经济学。”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希望重启核电站来压低进口成本,但这可能招致反对派的强烈反对。能源进口的刚性暂时得不到解决,日本的贸易赤字看不到解决的出路。唯一可以改善的也就是日元升值对进口成本的改善,但是,日元升值对出口又会造成影响。这步左右为难的棋已经越来越难下了。

      在春节期间,新兴国家货币遭遇急跌,经常项目赤字国家的货币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压力。日本由于贸易赤字造成的经常项目赤字也令日元身处险境。

      对此,国际上的研究机构有不同的声音。美国研究机构Arcus Research的明星分析师Peter Tasker认为,日元走弱与新兴市场今年遭抛售毫无关联,日本要赶走通缩、提高通胀率,所以需要鼓励资本外流。因此,从这个角度看,虽面临资本流出威胁,但对以终结通缩为目标的安倍经济学并不是坏事。

      还寻求贬值吗?

      金融危机之后,美元对日元一路走低,美元通过QE寻求贬值,日元被动升值。美元对日元从2009年3月美国推出QE之初的95跌到2011年最低点75。这个阶段日本一直诟病美元贬值造成其出口下降,从而使得其在2011年出现了史无前例的贸易逆差。

      2012年9月,美国和日本同时加码QE。之后日本在2013年推出强剂量猛药,要在2014年实施无限额无期限的QE;而2013年美国央行做的事情主要是讨论QE退出。美元和市场预期一样逐渐走强,日元也如市场预期一样逐渐走弱。进入2014年,美国启动了QE缩减,日本实施了无限量宽松。美日货币政策的分道扬镳有利于日元进一步走弱,这应该是日本央行所追求的。

      事实上,日本央行在看到日元贬值后并没有喜悦,因为上述进口的刚性和出口增长不强,日元贬值反而加重了贸易赤字。日本央行退出无限量QE的首要目标是结束通缩,刺激日本经济。当然由此带来的日元贬值可能还有利于出口,从这些方面来衡量,日本QE政策是对路的。

      只是贸易逆差这个结果,QE有没有责任呢?对此问题的答案各派经济学家还是有分歧的,但即便说没有关系的经济学家也不得不说,QE造成的日元贬值扩大了逆差程度。

      在这个时间窗口,QE何去何从成为热点话题,以超级宽松为特点的安倍经济学越来越受到质疑。

      安倍晋三和日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形成黄金搭档,二人自上台以来就大胆推出货币宽松,以帮助日本经济走出通缩,还设定了通胀2%的目标。安倍经济学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日股上涨,同时也给日元指明了贬值的方向。“做多日股,做空日元”成为市场投资机构的共识。

      首提退出

      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从来都不是没有疑义的,多发货币对金融市场和市场经济的影响总是多重的。在看不到明显的经济复苏效果时,更令人心慌。根据周二最新公布的数据,日本核心机械订单跌幅达到22年新高。该数据发布当日,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委员木内登英表示,“日本央行应该谨慎决定是继续还是撤回当前的激进宽松。”他反对严格设定达到2%的通胀目标,如经济略低于央行复苏预期,额外宽松带来的副作用会超过正面影响。同时,他认为增加宽松可能弊大于利

      事实上,就在早几天的2月4日,安倍晋三和黑田东彦同时在各自的讲话中提到退出,当天日股大跌4.18%。安倍称:“日本央行将就退出策略做适当的决定。”黑田说:“日本正稳步面向实现2%的通胀目标,可能会在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实现这个目标。现在明确提及日本央行会如何退出其超级宽松货币政策仍然为时尚早,如有必要央行会在合适的时机退出。当时机到来时,将详细地阐明适当的退出策略,以适当的方式退出。”

      当然,首次提到退出只是一个信号,在说明未来将要退出的同时也说明退出离现在还有段时间。美国从首次提到退出QE到开始非常小规模的缩减历时1年。

      1月底安倍还在国会刚刚力挺过超级QE,他说:“希望日本央行将维持其大胆的货币刺激措施,以振兴经济和结束通缩。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对日本经济复苏功不可没,日本正在向着2%的通胀目标稳步迈进。”日本央行也表示,如果日本经济复苏和通胀率目标受到威胁,日本央行有意推出进一步的货币宽松政策。

      退出和加码同时被提到也不是新鲜事,这说明宽松货币政策正在进入争议期,而在争议期,这种宽松政策还是会被保持的。只要日本超级QE在,日本的贸易赤字就不容乐观。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