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法律法规

    快速搜索:

  • 中央银行ACS系统运行与事后监督工作转型

    2013-04-08   作者:   来源:   次阅读

    央行事后监督工作自2004年正式开展以来,为央行规范会计核算、加强资金风险控制、完善内控体系建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根据央行会计核算数据集中系统(ACS)系统建设进展及工程实施计划,目前已是模拟运行的最后阶段,2013年5月就将正式在部分省份开始试运行,计划2014年在全国推广。从这一进度表来看,央行事后监督工作的转型调整已经迫在眉睫。 

      ACS系统的新特点 

      (一)账务层面数据高度集中。ACS系统将所有中心支行会计营业部门的账务数据和人民银行国库、发行等其他业务系统的总账数据进行全国范围集中,真正实现了全国“一本账”。这种会计数据存储的高度集中,一是改变了以往会计报表和数据统计分散采集、逐级汇总缺乏时效性和准确性的弊端,有效减少了中间环节,避免了汇总环节的数据失真,使得准确性和时效性得以兼顾。二是摒弃了以往商业银行账户“物理摆布”与“实际摆布”,“清算账户”与“非清算账户”等的设定,直接简明地实行一行一户。这不仅改变了商业银行为保障资金清算和现金调拨多头摆放资金的现状,而且通过统一的“资金池”管理,也大大提高了社会资金的使用效率,同时也使得央行的会计核算和货币发行工作程序得以进一步简化,风险更为可控。三是通过核算数据的全国集中,大幅减少了以往由于网点分散,风险点多,风险控制难度大的问题,在有效规避道德风险的同时,通过灾备系统的建设,实现了系统运行风险的同步降低。 

      (二)操作层面责任完全分离。在账务数据集中存储的前提下,ACS系统的操作流程较之ABS(中央银行会计核算系统)有着颠覆性的转变。由于现行的ABS系统分散独立运行,受各网点人员素质、业务管理水平制约,业务流程存在一定自主性,核算标准始终难以统一,会计核算质量难免参差不齐。而在ACS模式下,所有业务处理过程将统一为由各网点即人民银行各级会计营业部门生成凭证影像信息、业务处理中心和账务处理中心集中业务进行录入、完成账务记载的标准业务处理流程。通过业务流程再造,不仅更加标准化、规范化,也在操作层面实质性地实现了凭证接柜与账务记录的完全分离,使风险环节、风险要点得以进一步压缩。 

      (三)信息层面多元平台共享。相对ABS单纯的业务处理功能,ACS系统充分利用自身集中存放数据资源的优势,与第二代支付系统、国库会计数据集中系统、货币发行信息管理系统、对账系统等多系统相联,不仅满足了业务处理的需要,还使业务处理流程更为简化,信息反馈更为迅捷。同时系统还提供了与财务综合管理信息系统、固定资产信息管理系统、货币信贷管理信息系统、金融统计信息系统、审计系统等多重接口,将平台数据尽可能地有效共享,实现信息使用效率的最大化。 

      (四)监督层面进程同步运行。在现行的ABS模式下,事后监督工作主要通过中央银行会计凭证影像事后监督系统(IAS)与ABS共享服务器,采取复核式比对的方法实现监督职能。但由于受到先天工作方式制约,其监督滞后、事中控制不力的问题始终无法得到有效解决。而在ACS模式下,事后监督子系统将被直接整合,与ACS系统实现无缝连接。系统不仅赋予了实时监督特定范围业务的权力,也允许事先设定监督条件,如金额大小等,对超出范围的业务进行监督,充分做到了风险控制关口前移,实现了事前审批、事中控制、事后监督的各个环节与核算流程紧密结合。 

      事后监督工作亟待转型 

      ACS系统上线运行后,由于数据高度集中、业务流程再造,网点完全脱离了账务处理流程,旧有的央行事后监督体系也将随之被打破。在新的核算格局下,央行事后监督部门现有的角色定位、职能范围、监督方式、监督重点等诸多方面都会显现出较大的不适应性。因而,作为央行风险防控主体之一的事后监督部门必须进行破而后立的全面改革、顺势而为的调整转型,才能在央行监督体系中发挥应有的作用与效能。 

      一是角色身份定位于监督与管理并重。不论是从监督工作的发展,还是从核算系统的革新来看,现在监督工作一个重要的趋势就是由业务后台向操作前台的扩展与延伸。各级人行也多次出台文件要求加强业务风险控制,创新工作方式将监督关口前移。ACS系统上线后,在前台不再承担账务记录职责的情况下,央行事后监督部门要转换既有工作思路,结合自身实际向前台的监督管理倾斜。如监督前台财政性存款缴存的合规性、准备金缴存的及时性、财政资金拨付的合理性、税款退库的合法性等,督促相关职能部门有效履行央行职能。这就需要突出事后监督部门日常监督与专项监督双重优势,对其在央行风险防控工作中的角色进行重新定位。在我们看来,央行事后监督部门可以作为次级管理者,被部分赋予日常管理的权限,既与相关职能部门形成泾渭分明的角色分工,也避免职能的重叠。同时,央行事后监督部门还可以作为管理信息的提供者,保障在目标一致前提下的协同合作与资源共享。 

      二是监督职能定义于重点监督和再监督。根据ACS的系统设置,在由全国账务处理中心进行账务处理时,通过影像切片分离凭证要素、“凭证池”随机抽选影像,记账复核不符时第三人介入处理等多重手段,基本上杜绝了操作中账务差错的发生。对于一套差错风险控制已相对完备的业务系统,如果继续沿用复核式监督无疑显得效能低下,对央行现在并不充沛的人力资源来说也是一种浪费。所以,央行事后监督部门的职能定位应调整为校验数据传输的真实性。在我们看来,央行事后监督部门可以通过定向的重点监督进行前端控制,如前台岗位制约是否有效、操作规程执行是否严密等,也可以强化再监督的影子作用,对前台工作状态形成整体风险评价,与ACS系统形成职能互补,这些都为其职能发挥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三是监督方式再造应向“T+0”模式进化。目前,虽然央行事后监督部门通过多种途径在监督方式上寻求创新,但成效始终事倍功半,难以突破监督滞后的壁垒。ACS系统上线后,通过设立全国性的账务处理中心,将凭证接柜与账务记录的责任完全分离,把资金发生安全隐患的范围进一步压缩,理论上只存在凭证影像真实性这一风险点。但对于凭证影像真实性这一风险点,不管将来实物凭证的摆布方式如何,事后监督部门承担该项责任时,监督滞后始终是其无法回避的短板。所以,央行事后监督部门需要在上层的支持和推动下,将监督方式进行全面革新,多利用科技创新手段,在实时性上做文章,逐步实现“T+0”的监督体系。通过多重接口将监督系统逐步整合进会计、发行、国库的业务流程之中,实时发挥监督效能,切实履行事后监督部门的风险防控职能。 

      四是监督重点向会计国库合理摆布调整。随着ACS的逐步上线,可以预见会计核算监督在央行事后监督部门的工作比重将会有所降低,那么国库会计核算监督将成为央行事后监督部门的监督重点。而就国库会计核算监督而言,其不仅专业性强、政策调整迅速、延伸的监督对象也更为复杂,再加上县市支行国库监督的集中为大势所趋,对央行事后监督部门的监督标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基于此,央行事后监督部门应在硬件环境配置、人力资源摆布、业务技能培训等方面及时作出调整,为后续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