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保IPO大吐槽:17家投行排排坐 回报铁定为负

2012-11-29   作者:郭兴艳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次阅读:
  • 上市企业:
  • 行业:
  • 金额(万元):
  • 涉及机构:
  • 发生时间:
  • 投资类型:
  • 金融业
  • 0 HKD
  • 0000-00-00
  • 上市事件
上市地:

  对于萎靡一年多的港股市场来说,人保IPO是一块诱人的贺岁蛋糕,17家投行排排坐吃果果,有人亢奋有人幽怨。

  作为今年港股“募资王”,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人保集团”,01339.HK)将于12月7日在主板市场挂牌交易。罕见的17家承销商、投行之间争面子斗位置,H股年度压轴大戏正在上演。本应最在乎的发行价格博弈似乎反倒成为其次。

  一位远在纽约为人保集团H股上市进行路演的中资投行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此次人保上市将在低端定价,以确保上市后走势。按照已经确定的发行价区间,稳健的3.42港元~4.03港元价位依然受到追捧。昨天,人保集团在港交所发布补充招股说明书,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601628.SH,02628.HK,下称“中国人寿”)追加5000万美元基石投资,人保集团H股已获基石投资者认购18.19亿美元,超过募资总额的50%。

  因为搭上了这单IPO大业务,上述中资投行家大呼“我们升级了”。纠结却是另一个主要桥段。本报记者采访的一些投行人士称,此次参与人保集团IPO项目只能亏本赚吆喝。比如,一个参与项目的MD(Managing Director,董事总经理)一年的人力成本就要两三百万美元。而如果按照平均值计算,每家承销商的佣金可能不到400万美元。

  人保的“金牌销售”

  上述投行家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人保H股公开发售和国际配售方面均已获得超额认购,可能启动回拨机制满足公开发售方面的需求。

  据人保集团披露,此次H股发行总数不超过68.98亿股,另有逾10.34亿股H股可供超额发行,令发行总规模可达79.32亿股,其中95%向机构投资者进行国际配售,5%向散户进行公开发售。相关报道见A6

  此次发行价区间为3.42港元~4.03港元,以发行价中间价3.73港元计算,若未行使超额配售权,在扣除承销费等佣金开支后,人保估计募集资金所得净额约248.79亿港元。

  尽管人保集团的募资规模并不是近年来最大,17家投行负责销售却创下了新纪录。

  事实上,财政部为发起人、社保基金入股(2011年人保集团引入社保基金100亿元入股,当时占其总股本的11%左右)等一系列背景夯实了人保集团在机构眼中的“A级资质”。

  从17家承销商来看,工、农、中、建旗下机构全部出击(工银国际、中银国际、农银国际、建银国际),亦有中金捧场(中金香港证券参与承销)。高盛、德意志银行、瑞信、J.P.摩根、美银美林、大和资本市场、汇丰、瑞银、摩根士丹利和花旗集团的参与则体现了国际市场的关注。另两家承销商是安信国际和海通国际。

  值得关注的是,中金香港证券、汇丰、瑞信、高盛和德银是全球协调人和保荐人,但直到上周四路演前一天他们才被最终确定身份。一般而言,全球协调人和保荐人负责管理交易,将在交易中收取更高比例的佣金。

  “最开始其实只有七八家投行,后来的投行拿着订单进来。”一家参与承销的外资投行的高层昨日向本报记者吐槽,“这造成了很多困扰,浪费了很多资源。”

  这位有着十几年投行经验的投行家说,一方面是人保作为发行人,以为引入多家投行竞争可让公司得益,实际上公司也需投入大量资源管理这些投行;另一方面是不少同行尤其是中资投行竞争手法激进,最终是大家混战一场无人赚钱,公司也不一定在定价上取得胜利。

  “大家都做得很不舒服。”他说,每家投行均为人保集团IPO项目投入大量资源,比如汇丰和瑞信从三年前便开始投入人保项目,其他投行平均“入场”一年,投入四五个人,一个MD每年成本便要两三百万美元,还有销售团队、律师,飞来飞去。

  “回报肯定是负的。”他说。

  本次人保集团IPO承销佣金比例为2.5%。以发行68.98亿股、发行价中间价3.73港元计算,承销费总共为6432万美元,如果17家投行平分,每家投行只能获得约378万美元佣金,甚至无法覆盖人力成本。

  “如果只能赚几百万这种小钱,你要衡量该投放多少时间和精力。”该投行家说,以往做个项目可以赚一两千万美元甚至1亿美元的好日子已经不复返了。

  另一位资深投行家告诉本报记者,人保集团上市将投行白热化竞争推到了极致,参与的17家投行中,只有前5家知道销售建簿的情况,其他投行连销售情况都不知情。

  而上述中资投行家所谓的“升级”正是指该行获得了簿记知情权。

  投行产能过剩?

  “现在大家都是先找基石投资者和锚定投资者,前期找得越多越好,恨不得在(公司股票)没推出前就全卖了。”上述资深投行家说,很多基石投资者都是由发行公司自己找的,故而认为投行贡献不大并屡次出现压费用的情况。

  例如今年初海通证券H股发行募集130亿港元资金,由于去年底未能发行成功,公司认为发行环节更为重要,最终分配承销费用是以谁卖出更多股票作为分配标准。

  上述外资投行高层分析,这种分配标准或许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投资虚热。为了面子和争地位,投行给的订单“可能带有水分”。本报记者了解到,为了证明自己的“金牌销售”招牌,有的投行在承销时会找来基石投资者为其提供贷款认购新股。

  人保集团的股份却像不愁嫁的港姐。17家投行带来了17名基石投资者。在全球发售开始后,不少机构投资者还争相增加订单,其中中国人寿便在1亿美元基石投资等基础上,又追加5000万美元基石订单。此外,中国平安和中石油等锚定投资者也有意加码。

  在仅有5%的公开发售方面,11月26日发售当日便实现了全覆盖,截至昨日下午3点,仅海通国际一家的公开发售认购金额便超过30亿港元,已是人保公开发售规模的两倍。

  据接近人保的一位人士透露,正在美国路演的人保管理层对销售情况感到很振奋,并要求各家投行再接再厉。

  投行的吐槽和暗战离不开金融市场低迷的大背景。昨天,受外围股市拖累,港股低开低走,收市报21708.98点,跌135.05点。投行的人力成本也希望像股指一样走低。瑞银“万人”裁员是全球金融业继续“瘦身”的又一写照。

  而对于投行亏本赚吆喝的做法,上述投行家一语道破天机,“主要是为了保住工作。”

  2009年~2011年,香港蝉联全球新股IPO募资桂冠。但今年香港已无法保住这一殊荣,新股市场上半年募资额仅306亿港元,同比减少84%。

  人保集团的融资规模也无法和农行A+H募集1500亿港元、友邦保险募集1590亿港元这些巨无霸新股相提并论,而后两者涉及的投行分别有7家和11家。

  上述外资投行高层说,从农行和AIA这两个项目开始,投行出现势弱。从农行H股开始便出现发行公司和基石投资者直接接触谈判签署协议的情况,尽管每家投行平均可获得2800万美元佣金,但农行的主动出击已令投行议价能力明显下降。而友邦保险更将承销费用比例议到了1.75%的低点,尽管每家投行仍能获得约3260万美元的收入。

  上述几位投行家都认为,投行业之前扩张太快,也和中国内地部分产业一样出现产能过剩情况。

  这种恶性竞争情况已经引起香港监管机构的关注。香港证监会在保荐人监管的咨询文件中表示,有非正式的证据显示,委任多名保荐人亦可能会令各参与方(包括上市申请人)之间出现意见分歧,因而可能对上市过程造成不利影响,故建议每宗上市只委任一名保荐人。

相关投融资事件信息

    没有任何数据.
热点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