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投资人物

    快速搜索:

  • 徐红江:Asia Alt专注亚洲 只投业绩排名前1/4GP

    2012-08-17   作者:   来源:投资中国   次阅读

      专访人物:Asia Alternatives合伙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徐红江(Rebecca xu)

      2012 年8 月8 日,亚洲最大的独立私募综合基金之一Asia Alternatives完成第三期基金募集,共筹集15亿美元承诺资本。其中Asia Alternatives Capital Partners III, LP (“AACP III”),融资总额达9.08亿美元,远超其原定8亿美元目标。此外,其他多只并行基金筹集约6亿美元,共15亿美元。

      2006年初Asia Alternatives正式成立,也是首家获得QFLP资格的有限合伙人,令其可以有选择地投资于合格的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

      公司在过去7年共募集3期基金。2007年5月,募集完成第一期5.15亿美元基金。2008年9月,募集了第二期基金9.5亿美元。Asia Alternatives第一期和二期基金间隔只有一年多,但Asia Alternatives的决策不得不说是明智的,让Asia Alternatives感到幸运的是,二期基金正是在雷曼兄弟倒闭,金融危机爆发前完成。

      同时,今年募集的第三期基金中,有75%的投资者都是一期基金和二期基金的原有投资者,充分说明了投资者对Asia Alternatives的信任,通过此举,也能猜测Asia Alternatives一期和二期基金给投资者带来的回报不菲。

      贵族Asia Alternatives

      如果以出身背景来衡量,那么Asia Alternatives绝对是贵族,悉数其背后的投资人便可知其实力。作为独立私募综合基金,Asia Alternatives投资人包括来自全球各地的机构和个人战略投资者。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及亚洲国家,州立和企业退休养老基金、慈善基金会、大学捐赠基金、保险公司以及家庭理财办公室。

      国泰人寿保险公司(Cathay Life Insurance Co. Ltd)、教会退休基金(the Church Pension)、Comprehensive Financial Management、美国万通人寿保险公司(Massachusetts Mutual Life Insurance Company)、新墨西哥州投资委员会(New Mexico State Investment Council)、纽约州公共退休基金(New York State Common Retirement Fund)、Oak Hill Investment Management 的关联公司OHIM Asia Investors, LP、以及美国宾州雇员退休金计划(Pennsylvania State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都是其背后强有力的支持者。

      刚刚募集的第三期基金,募资金额超出原有预期也实属不易。目前,全球整个市场的不稳定性,对大的机构投资人和不同地域的投资人,做投资选择和战略组合分析造成了很大的挑战和困境。

      徐红江坦言,“三期基金在去年5月份完成第一阶段筹集,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完成全部融资。去年融资环境不好,和募集二期基金时比起来,明显艰难很多。”在这种情况下,有75%的原有投资者再度投资第三期基金,让徐红江和Asia Alternatives团队倍感欣慰。

      一期基金已经全部投完,进入成熟和退潮期。二期基金2008年关闭之后,受金融危机深度冲击市场的影响,GP投资速度放缓,这个基金85%已经承诺出资,但部分基金还未完全投到项目里。剩下的15%通常会留作续投,如:投进的基金有不错的项目,会做跟投,或者用于二级市场LP的投资。

      Asia Alternatives始终坚持与亚洲区内最出色的GP合作,建立多元化投资组合,投资重点区域从建立之初就始终集中在大中华区、日本、韩国、东南亚、印度以及澳洲。投资方向涵盖股权收购,增长和发展型企业,风险投资以及特殊类型投资。

      徐红江表示,我们专注于亚洲市场,并集中在大中华区投资,扎根就在这儿,努力打造落地的本土化的母基金(FOF)。06年成立Asia Alternatives时,就定位于专注投资亚洲,也是因为看到亚洲市场确实需要一家落地的FOF,从最初的三位创始人发展到了如今的29位团队精英。办公室遍布香港、北京、旧金山,今年在上海也成立了一个办公室,徐红江称,年底他们的团队还会扩张。

      作为亚洲最大的独立私募综合基金之一,以及最早获得国内QFLP资格的FOF,已经从去年开始探索投资国内人民币基金。

      LP需要懂亚洲市场的FOF

      作为全球具有影响力的机构投资者,或许有能力独立投资亚洲市场,为何选择通过Asia Alternatives这样的FOF投资亚洲市场?

      对此,徐红江坦言,“FOF确实有多收一层的管理费用,但是作为以全球为视点的LP或者大型财团,他们不只是关注亚洲市场,因此通常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直接投资亚洲的GP。即便要做亚洲市场,也需要成立本土团队,制定投资组合及选择优秀基金,这样的时间和精力的成本,不如直接把钱交给专业的母基金管理。作为业务专注的私募综合基金,Asia Alternatives的团队日日夜夜吃饭睡觉琢磨的就是这一件事。”

      2006年,亚洲还没有几家独立私募综合基金,如今,在亚洲及国内这样的平台已经很多,FOF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但Asia Alternatives仍然是起步最早的之一。FOF的大发展正说明LP有这个市场需求——FOF帮助LP把市场做深做细。“这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而非替代关系。”

      徐红江说Asia Alternatives不是一个简单的FOF,“我们不只是帮助LP投钱,还要协助他们学习本地市场,结识本土机构,扩张LP在亚洲市场的全面投资平台,帮助他们提高对亚洲市场的认识,降低投资风险。” 如今,市场环境千变万化,把钱交给不成熟的GP,其实会冒很大的风险。

      亚洲市场对于全球的投资人来说都非常重要,LP非常认可Asia Alternatives 在亚洲市场的实力,并对他们之前6—7年的投资回报给予了肯定。

      作为Asia Alternatives投资人,纽约州共同退休基金的单一信托人,纽约州财务总监Thomas P. DiNapoli认为,增加对亚洲市场的投资对于他们基金多元化的投资组合非常重要。Asia Alternatives 对本地市场把握准确,就其活跃多变的市场全局给纽约州共同退休基金提供更深入的见解。

      Babson Capital Management LLC 是Asia Alternatives 多期基金的投资人,其董事总经理Michael Hermsen 也表示,与Asia Alternatives 合作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的机会。另一位有限合伙人,Oak Hill Investment Management 的董事总经理George Phipps 称,从第一期基金开始就投资于Asia Alternatives。

      近几年,人民币基金发展也很快,逐渐成为主流市场。Asia Alternatives与国内LP一直保持密切接触,希望通过QFLP找到突破口。对于是否融人民币基金,徐红江表示,会慎重考虑。

      区别对待成熟市场和成长型市场

      作为FOF,Asia Alternatives在投资时非常强调风险调整,不同市场存在不同风险,成熟型市场和成长型市场差距很大。

      中国和印度以成长型机会为主。作为新兴经济体及发展中国家,存在很多传统行业的发展机会,互联网电子商务等新兴公司也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在日本、韩国、澳洲等成熟市场则以中小型并购市场和不良资产等特殊类型的投资为主。

      “目前大中华区投资为区内各国之首,如今跨境项目越来越多,例如中国公司购买海外技术或境外公司到大陆开发市场,所以我们也涉及一些海外投资。”

      在投资方面,Asia Alternatives比较重视风险调整回报,成熟市场和成长型市场风险不同,徐红江举例称,即便在中国有4倍回报,在日本有2倍回报,但他们不只是简单地用绝对数字作对比,而是计算其中的风险指数,并根据不同市场做了详细分析,以此作为投资决策的根据,并实现多元化投资组合。

      Asia Alternatives注重成熟基金投资,但也有投资于有潜力的早期GP团队。从创立至今,已投资于36 位亚洲基金经理。

      在中国,今日资本、鼎晖投资、中信产业投资、金沙江创投、弘毅资本、晨兴创投、RRJ Capital、海岸投资及顺为投资等顶尖的GP背后,都有Asia Alternatives的身影。

      对于风险投资,徐红江比较看好的是对于早期创业者有帮助的风投基金,而晚期创投挑战很大,因为到晚期很多好项目估值不断提高,如果遇到IPO市场不支持,退出可能会遭遇困难。 基金投资在行业方面没有特殊的偏好,主要还是看GP团队的能力。

      只投前业绩排名前1/4的GP

      “我们只投业绩排名前1/4的GP。”体现了Asia Alternatives的自信。徐红江表示,即使加上FOF的一层管理费,他们的投资人获得的回报和亚洲GP行业基准业绩也可以媲美。

      作为LP,直接投资GP和选择FOF到底哪个回报更高、风险更低。如果LP通过自己直接投资和选择FOF的回报相同,那么在不花费时间和精力的情况下,应首选FOF。

      当然FOF回报给投资人多少,最重要还是取决于FOF选择的GP,团队人员素质和投资经验以及激励机制是否到位,这些都是徐红江比较看重的部分,当然业绩也是个硬指标。

      你的团队由哪些人组成?优势是什么?你的强项是哪类投资?投资策略是什么?她说:“历史不一定能重演,但可以借鉴。”也就是对行业有很深的了解,非常准确的把握,有成功的案例,有很好的投资回报以及认真的尽职调查等等。但终归回到人身上。徐红江表示:“在基金当中,是个人明星建立起的品牌,还是靠团队合作,这些都需要考虑。”

      目前,国内的GP投资领域非常广,很少有行业专注的基金。具体投哪个行业怎么投由基金经理去判断。“作为FOF,不管你投哪个行业,只需要证明给我看,你有这方面的投资能力,你有能力找到好项目,投资好项目,有行业资源,能顺畅的和管理人及创始人沟通,能给被投企业带去增值服务。”

      徐红江称,国内的好企业不一定缺钱,缺的是增值服务和价值创造。她坦言,看了很多国内的GP团队,总体来说,对市场的把握还是比较准确,投资策略也比较灵活。

      如果说不足,那就需要进一步机构化,提高组织建设能力。从最初的团队建设、激励机制到投资决策程序、投后管理、退出如何做决策等都需要完善,要形成理论体系和机制,保证你的投资有纪律性,而不是随着市场走,单纯靠经验判断。

      国内GP要想再上一个台阶,还需要进一步发展。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