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研究报告

    快速搜索:

  • 中国富裕村福利调查:部分地区村民住别墅拿股权

    2012-04-24   作者: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次阅读

    3月22日,一条江苏省江阴市长江村分发“真金白银”的消息轰动全国。其实这不算稀奇,大到别墅、股份,小到水电、消费卡……长江村的“分红”一向丰厚。2009年,长江村作出了“送金银”的承诺,“在庆祝2012年村里建厂40周年之际选择送黄金、送白银,就是为了给老百姓真正的实惠。”一位工作人员说。

    像长江村这样分发“真金白银”的村子不多见,但在全国不少地方,农民福利“节节高”的村镇可不少。

    华西村:

    泥土里长出中国“第八高楼”

    “如今华西村代表着无锡的高度。”无锡市的士司机陈永平笑着说。“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几十年中,华西村上演着农民致富的神话。如今,这里“长”出了中国第八高楼,大楼共72层,楼高328米,“我们要建一个空中华西村!”老村长吴仁宝说。

    据悉,大楼由200位华西村最富有的村民每人投资1000万元兴建,“股东”们每人可免费得到一套五星级公寓房,其他房间也将对外出售或作为酒店客房使用。“空中华西村”可供1000多人居住、5000多人就餐,内部“街”、“市”、“港”、“院”交错形成“空中村落”,拥有亚洲最大的空中餐厅、国内第一的电梯装置,以及世界最先进的监控系统,村民入住后“衣服送到洗衣房,吃饭直接到宴会厅,享受五星级的酒店服务”。

    南岭村: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深圳市龙岗区南岭村每年都会办一场表彰先进、奖励优秀的“团年宴”,参加晚宴的近半是在南岭村工作的外来务工人员,受邀者每人至少可以领到200元的“利是”。在2011年的“团年宴”上,黄长乐获得了“年度优秀外来职工”的称号。“大家愿意留在这里的原因,主要是觉得南岭村的包容性很强”,黄长乐说。在南岭村,他除了不享受村里面年终股份分红外,村民每年的外出旅游、宅基地分配,他都可以“分一杯羹”。此外,他还住着村里免费提供的三室一厅居室。“我已把南岭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我很喜欢这里的氛围。”

    除了重金留住外来人才,南岭村也同样重视未来人才的培养:对考上大学的学生一次性给予1万元补贴,每月再发放生活补贴500元;对考上全国十大名牌高校的学生,一次性奖励10万~50元不等;对出国留学深造的学生,一次性奖励20万元;大学生毕业后如果回村工作,将享受副厂长待遇。而对于高中没毕业的村民,不仅不分配工作,还不享受村里的分红。

    西塘村:

    不工作拿2000多退休金

    史美玲是无锡市前洲镇西塘村的村民,她和丈夫、儿子、婆婆住在一幢330平米的三层别墅里,她家的庭院里,春天繁花锦簇,秋天石榴、橘子等果实压弯枝头。这样的家庭在西塘村只算中等生活水平,2000多位村民中,70%住上了和史美玲一样的房子。在这里,每个村民都有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即使没在企业工作过,到了退休年龄也能拿到2000多元退休金,每个家庭还享受农业补贴和水电补贴。除了直接给予资金补贴,西塘村还投资300多万元兴建了一所老年公寓,空调、热水器一应俱全,一日三餐种类也非常丰富。村子里年满73岁的村民都可以住进去,每个老人每月只需交100元费用。

    航民村:

    村民都是股东

    航民村地处杭州市萧山区瓜沥镇,面积只有2平方公里,有村民300多户,1000多人。在这里村民只需要花不到30万元,就能入住村里统一规划建设的别墅,每栋建筑面积在300平米左右,可谓“家家住洋楼,户户有车库”。航民村的800亩土地,则由23个农业工人用现代化机械生产,产出的大米统一收购,按每公斤一元的价格向村民销售。

    前些年,航民村党委书记朱重庆等人把村里的集体资产,按村民贡献大小,转化成相应的股权,每年都有分红。“我们不仅是村民,还是股东。”村民朱金莲和丈夫都在村办企业里上班,去年全家有18万元的工资收入、7万多元的股权分红。

    滕头村:

    家住5A级景区

    “今年村里的福利又提高了,每个村民每月可领1000元福利金。我们一家五口,一年至少有6万元的福利金。”滕头村民陈欣笑着说。村里建起了医院,医疗保险全覆盖,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可领到400到1000元的养老金,一年最少6000多元。

    几十年前,宁波奉化市滕头村是远近闻名的“穷村”,1993年,滕头村创立了全国唯一的村级“环保委员会”,对引进的工业项目进行“环境影响评价”,造就了一个绿色生态的村庄。借环境优势,滕头村开发了农业生态旅游资源,打造出一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一年吸引60万游客,仅门票收入就达555万元。

    九星村:

    “三保险”生活更保险

    进入上海西南市郊结合部的闵行区九星村,仿佛进入了一个店铺的海洋,在它的1600亩土地上,竖立着华东最大的综合批发市场,也是全国最大的村办综合批发市场。这个村的3757名村民,人均年分配收入3.5万元。

    在人人有工作、人人有保障之外,还实现了人人有股份,从村民变成股民。“有了股份,农民才有长期的实惠。实际上,按劳分配与按股分红两种分配方式同时存在于我们的企业内,再加上养老金、医疗保险金以及失业保险金的保障,九星的村民可说是 三保险 。”九星村党委书记吴恩福说道。

    医疗保险、养老金、股份、分红……这些曾经专属城市的名词“飞入村庄农户家”,农民过上了很多城里人都眼红的“富贵”生活。纵观这些福利惊人的村镇,不难发现:它们通常地处东南沿海经济较发达地区,并不完全依托农业致富,而村子“当家人”的眼界和魄力也是它们得以“跨越式发展”的重要原因。(单?)

    责任编辑:NF041(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分享到
    更多